<pre id="uxttm"></pre>
<acronym id="uxttm"><label id="uxttm"></label></acronym>
<big id="uxttm"></big>
    1. <td id="uxttm"><option id="uxttm"></option></td>

    2. <acronym id="uxttm"><label id="uxttm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3. <acronym id="uxttm"><strong id="uxttm"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  <p id="uxttm"><strong id="uxttm"><xmp id="uxttm"></xmp></strong></p>
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      草籽來自不同的牧場

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4年04月12日

      ◎王小忠

      雨一直沒有停,公路上水花四濺,群山不見身形,草原朦朧一片。黃河東流,也聽不到流水聲響。唯有兩岸灌木林在雨水中像一堵護河墻,綿延至山谷深處。

      到木西合方向 S583 處,我開始有些擔心起來。因為去木西合的那段路一邊是植被脆弱的山體,一邊是滔滔黃河,而且全是沙路,洼坑大,要依懸崖而行,不容選擇。然而,前行不到五千米時,面前犬牙交錯般的沙子路也不見了,展現在眼前的全是泥濘。到達木西合至少還需要三個小時,雖然只有七十多公里路。正在猶豫不決時,我看見了路右邊立的一個路牌,才知道 S583 線沙木多至木西合段公路工程已動工,車輛暫時無法通行,看來只好原路返回了。望著前方雨霧蒙蒙的路和兩邊不斷有碎石滑落的山坡,心里有說不出的悵然。

      路肯定有,木西合不可能因為路的修建而完全孤立在贊格爾塘草原深處。然而眼前只有兩條路,一條返回到阿萬倉,一條通往青海久治縣。三岔路口設有疫情防控點,于是我走了過去,認真向他們打問。

      去木西合現在這條路行不通。一個年輕的警察告訴我說,除非讓你的朋友在黃河對岸等你,然后背你過河,再坐車去贊格爾塘。

      我說,那邊沒有朋友等我。

      他說,那就返回吧,前行三十多公里,那條路就斷了。

      我問他,那怎么能到達木西合?

      他說,可以到青海久治縣,上高速,然后到門堂鄉,再過黃河。

      那條路我早年走過,太遠了。已經下午五點多了,如果執意要走門堂,到達木西合,最早也就凌晨了。

      我無奈地搖了搖頭,說,還有別的路嗎?群眾怎么走?木西合鄉上的干部來縣城辦事怎么走?

      他說,聽說阿萬倉那邊有條便道,你過去打問一下吧。

      返回的路在感覺上往往比前進的路要快,雨卻越來越大了。到阿萬倉后,順利打問到去木西合的路。說路況很復雜,岔道多,一旦駛入草原,迷失方向就很難出來,因為那邊沒有信號。又說,從貢賽喀木道觀景臺右邊的便道下去,一直向前,中途有一處掛有羊頭的路牌,朝著羊頭方向走,就到木西合了。

      那條路果然是便道,剛開始是硬化的農村公路,十分狹窄,可不到十公里,就變成了土路。不但如此,而且濕滑,車子像喝醉一樣,心總是要提在半虛空中。還好,路兩邊全是廣闊無邊的草原,就算滑下去,也不會致命。

      我堅持著小心地往前走,一直到路面突然出現許多大石頭和堆起的沙土。幾乎見不到過往的車輛,雨沒有停,天空像一口翻過來的大鍋。前邊是一道溝,大約三百米處,有臺挖掘機正在作業。我只好踩著泥濘,去打問情況。

      喊了幾聲,開挖掘機的師傅和機器一樣冰冷?;蛟S是機器太高,我太低矮,他聽不見,更看不見。突然想起上學時,我們為節省電話費,而又忍不住去約女同學,只好站在她們宿舍窗下,拿小石子使勁朝窗戶打去。這個方法果然有效,師傅立刻拉開挖掘機窗戶驚訝地看著我。

      我大聲喊,師傅,麻煩問下,這條路通往哪里?

      師傅從耳朵里挖出耳機,也大聲朝我喊,你重說一遍。

      我又說,師傅,這條路通往哪里?

      不知道。他說完就關了挖掘機窗戶。

      我再次朝挖掘機窗戶扔了幾粒小石子。這次他有點惱怒了,拉開挖掘機窗戶,大聲說,不知道,我是干活的,又不是探路的。

      我說,麻煩你了,去木西合的路是這條嗎?

      你走錯了,這條路去哪里我不知道,但到不了木西合。他說完就關了挖掘機窗戶,認真挖著溝道中的污泥。

      雨一刻都沒有停,泥濘越來越多。還好,兩道車轍之處沒有積水,之外全是虛土和泥濘,一旦滑入虛土之中,接下來將要發生什么事情,誰也不知道。

      天空突然亮了一下,四周烏黑的云層里也透出花白來,但雨始終沒有停。幸好對面來了一輛皮卡車,我無法避讓,皮卡司機明白我的意思。皮卡從虛土中飛馳而過,泥團像翻涌的浪濤,死死封住了我車的側面玻璃。皮卡司機將車停在前面車轍處,下了車。我也慌忙從車上下來,跑了過去。司機是本地牧民,我們頭碰頭點著煙后,相互笑了笑。

      他用藏語和我說話,我搖了搖頭。

      他又問我,這么大的雨,你要去哪里?

      我說,木西合。

      他愣了一下,又說,天快黑了,還很遠呀。

      我說,再遠也要去。

      他說,那你走錯了。又用手指了指前方,說,那兒有個岔口,右拐,一直順路走,不要拐到牧場去。

      我問他,還有多遠?

      他說,不遠,就四個小時吧。

      我一聽四個小時,頭猛地變大了。

      他見我遲疑不定,便露出笑容,說,路的確不好。又說,你車太小了,跑不快。不過沿路牧場很多,跑不動了就去牧場住一晚。

      我笑著說,不會說藏語,讓住嗎?

      他吃驚地說,與會不會說藏語沒關系,就算受傷的狼,都會收留的。

      聽他如此之說,心里倒也踏實了不少。

      趕緊吧,時間不早了。他說,路還遠著呢。

      嘎正切(謝謝)。我說。

      他又吃驚了一下,然后開心地說,扎西德勒(吉祥如意)。

      岔路口的一根木桿上果然掛著三顆羊頭,只是掛得很低,加上沿路牧場多,牛糞墻和柵欄層出不窮,根本注意不到。

      從岔口路開了進去,似乎是進入了另一片天地。四處荒無人跡,路和草原很難分清,能辨認的方向大概只有兩行依稀的黑土了。前進四十公里后,天邊花白的云層不見了,烏云又從四面奔來。不過這次看見了大路,路面上布滿了尖石,漫無邊際。雨又落了下來,起初是雨滴,砸在車玻璃上,立刻碎成巨大的貓爪形狀。頃刻間就成了雨簾,眼前的方向又迷失了。我不得不停下來,而車窗兩邊和前端已有冰層不斷蔓延而起。

      半小時后,雨停了,無邊的黑又將草原包裹起來。牧場倒是有很多,我只好下車,踏著濕濕的青草,掀開了一家牧民帳篷的門簾。里面黑乎乎的,沒有人。又去了另一家,還是沒人。終于找到一家有人的牧場,帳篷的主人是一個中年婦女,我說了一堆話,她只是搖頭。迫于無奈,我只好做了個倒頭要睡的姿勢,她卻給我拿了一個白面餅子,然后向前方的路上指著。

      走出帳篷,內心布滿了無限的失落和害怕。她是讓我吃一口繼續趕路?還是讓我去前方的牧場投宿?

      路邊突然多了一輛車,司機是個年輕小伙,他見我走了過來,連忙喊叫。

      輪胎破了。這樣的路段如果沒有同行者,的確是失誤。我幫他換好輪胎,同時也建議和他一起找個牧場住一晚,天亮再走。

      小伙子是木西合鄉上的工作人員,他說,這一帶牧場不收留陌生男人。

      我笑著說,聽說受傷的狼都會收留的。

      他也笑著說,有尾巴的狼或許會收留。又說,這一帶牧場上全是女的,你就死了那條心吧。

      總算有個同伴,我們一前一后,在無邊的草原上慢慢走著,直到深夜才到了木西合。

      住進一家旅社,取出那塊餅子,吃完之后,倒頭就睡了。很快又醒來了,頭昏腦漲,絲毫感覺不到乏困。在高原住了四十余年,第一次高原反應發生在這里,真是意想不到。是的,很多事情常常令你始料不及,百千萬劫難遭遇的人生,除了承受,剩下的唯有認真去接受了。

      又是個陽光明亮的早晨,堅硬的木西合變得溫順了許多。這里海拔四千多米,盡管夏天的腳步到達了每個角落,但風依然強勁。所謂夏日,在木西合,也似乎只是一個概念上的季節,高原上的夏日,其實并沒有書本上寫的那么美好。

      陽光刺眼,草地上新生的葉片也沒有完全發育,它們在風的吹動下,搖擺著稚嫩的身體。螞蟻穿梭著,尋找著夏日的繁華。事實上,所有的物種都在尋找,它們從來不會為旅途的艱難而撤退。這樣看來,舒適和自由對生命的質量至關重要。無論命運如何,壽命的長短與否,當坎坷和平坦打個平手的時候,所有物種才能更好地活著。然而,結果仿佛早就注定了的。高原的夏日,防不住會有一場冰雹,會有一場霜凍,會讓某些物種提前涅槃。那些旅途之中的回憶,或快樂,或痛苦,或貧困,或富裕,所有一切,都是你一生的財富。

      內心十分滿足的是才護甲老人一直在等我。

      對面就是青海久治縣門堂鄉,老人在一處山坡上精心撿拾著石塊,并將裝在纖維袋中的黑土吃力地填在沙化形成的坑里。

      老人見我如期趕來,喜笑顏開,同時免不了一陣抱怨。說了許多昨夜等我到半夜,沒必要住旅社之類的話。幾年前,我從久治縣門堂鄉穿過黃河,在他家住過一晚。那時候交通不便,從門堂鄉到木西合要走整整一天。

      木西合是黃河上游入境甘肅的第一站,老人立馬要帶我去看黃河入境處??晌彝蝗徊幌肴チ?。事實上,這個不高的山坡完全能看到。于是我各種借口,老人信任我的唯一理由大概就是我說要住上好幾天的話。實際上,第三天我就離開了。我從老人那兒知道了許多有關黃河上游的生態情況,也明白了一些道理。老人大概也已習慣了這個時代年輕人做事的不確定性。然而在我內心深處,對他所言生態保護的種種看法卻有天長地久的認可。

      老人和當年一樣,還是那么健談。當我說到當下人為的破壞時,老人笑了。

      老人說,其他地方我不敢保證,但這個地方不存在人為破壞。

      我說,根本不存在是不可能的,你看沙化的地方還是很多。如果沒有破壞,或許就不會有這么多沙化的地方。

      老人說,海拔四千米,誰來這里搞破壞?你是農牧區長大的,你知道種莊稼嗎。

      我點了點頭,說,知道。

      老人說,道理是一樣的,莊稼的茬子要倒換,幾年后種子也要倒換。

      我說,草原也是那樣嗎?

      老人說,道理是一樣的。又說,這里的沙化我相信是自然形成的。你能看得見,兔子挖的洞很多,草根都被挖斷了。同一種草在同一地方生長的時間久了,它也會退化。一旦退化,小灌木就會茂盛起來。當然草原也有它自己的調節方法,我們沒必要過分擔心。

      老人繼續說,這里到處是神山圣湖,大家對此都很尊敬,沒有人搞破壞。對神山圣湖要虔誠,無處不在的神靈時刻看著我們。再說萬物都是有生命的,大家既然生活在同一個世界里,就要相互尊重、相互依賴,不是嗎?

      我不住點頭。雪域既是人們對山清水秀、雪山潔白的美稱,也是對此地的贊美與熱愛。這種熱愛和贊美難道不是對自然的崇拜和呵護嗎?

      老人停了一下,又說,當然各種原因都有,但這里真不存在人為破壞。我們小時候放牧,總是在八九月草籽成熟時混牧。

      我問老人,怎么混牧?

      老人說,就是臨近的牧場交換著,你家的牛羊趕到我家牧場上,我家的牛羊趕到你家牧場去。表面上看,混牧的是牛羊,實際上交換的是不同地方的草籽。

      我十分吃驚,問老人,草籽怎么交換?

      老人說,就是通過牛羊相互帶回去。

      我更感到不可思議了,但老人說,八九月草籽成熟了,牛羊走一圈,身上都會掛滿草籽。牛蹄縫里也會帶些草籽,那些草籽被帶到不同的牧場,就會落地生根,還會很大程度地改善牧草質量。

      我明白了一點??墒乾F在似乎看不到那樣的場景了。草場承包和部分禁牧后,相互不來往,而且每個草場都拉了鐵絲圍欄,草籽之間就失去了聯絡,也只有在兩片相鄰的草場分割處,風會當作草籽傳播的使者。情況的確如此,鐵絲圍欄相隔處的植被不但厚實,而且草種繁多,十分茂盛。

      和老人一直聊到下午,同時,將他背上山坡的土全部填完。老人收集的草籽來自不同的牧場,不同牧場的草籽會長成一片全新而繁榮的草原,因為物種的復雜,一定程度上會遏制草場的沙化。

      下午時分,西邊又出現了大山般的云彩,它將影子投到草地上,便有了活力。它們移動著、變幻著,和四周的草地形成無法言明的和諧。自由何嘗不是這樣相互間的尊重與握手言歡呢?然而我擔心的依然是返回的那段漫漫長路。

      不過,我懂得了草籽必須來自不同的牧場,也懂得了道法自然的深刻含義。

      黃河就在眼前,落日的余暉下,它閃動著金色的光芒,和天邊的云彩連成一片,靜穆而壯觀。


    4. 上一篇:一個古老而神秘的部落
    5. 下一篇:一條路

    6.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chanelwalletsshop.com/html/wh/kcwh/98992.html
    7. 国产精品 日韩精品 欧美精品_亚洲AV美女三级片_日本入室强伦姧在线观看_亚洲 三级 在线
      <pre id="uxttm"></pre>
      <acronym id="uxttm"><label id="uxttm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<big id="uxttm"></big>
      1. <td id="uxttm"><option id="uxttm"></option></td>

      2. <acronym id="uxttm"><label id="uxttm"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3. <acronym id="uxttm"><strong id="uxttm"></strong></acronym>
        <p id="uxttm"><strong id="uxttm"><xmp id="uxttm"></xmp></strong></p>